最新、最全的社区教育专业网站,分享社区教育新闻、政策、文件、杂志、书籍、实验、项目、课题、论文、简报、会议资料、照片、视频、PPT等资料。
中国社区教育信息平台 · 《中国社区教育》杂志网络版 月报订阅  享学网QQ群
当前位置:首页 > 资源中心 > 理论研究列表>> 查看内容

周延军 李慧勤 巩志芳 陈靖:我国社区音乐教育发展路径初探


  来源:《社区教育》2019年12期   发布日期:2020年04月13日

【摘要】社区音乐教育作为社区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目前存在着组织性弱、开放性不充分、师资不足、基础设施缺乏、政府支持力度不够等诸多问题。新时代社区音乐教育要政府主导、多主体参与;发挥社区大学主体作用;着力培养专兼结合、量质并重的师资队伍;建立资源共享机制,搭建信息化平台;丰富内容,服务全民。

【关键词】社区音乐教育;服务全民;创新发展

【正文】

  2002年党的十六大提出要“形成全民学习、终身学习的学习型社会,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之后历次党的全国代表大会政治报告中都强调了终身学习、建设学习型社会的重要性。十九大报告进一步强调“优先发展教育事业”,提出“办好继续教育,加快建设学习型社会,大力提高国民素质”的新要求。在2019年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首次提出“构建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现代教育体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也明确提出要“构建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教育体系”,并上升为保障民生战略要求。社区教育作为一种非正规教育,是终身教育体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社区音乐教育既是社区教育的重要内容,也是服务百姓居民终身学习需求的重要形式,助力社会治理的重要手段。因此,在文献研究的基础上,结合对成都市,沈阳市,部分高校、街道社区和社会组织开展社区音乐教育实践的考察分析,本文就新时代社区音乐教育的发展路径作初步探讨。

  一、社区音乐教育的内涵和作用

  社区音乐教育目前在我国尚属于一个新兴的研究领域,“社区音乐教育”概念的界定在学术界和国家层面都没有形成统一的标准。有学者认为,社区音乐教育是在一定区域内进行的, 以本土文化和区域文化为基础的, 旨在提高全体社区成员音乐素质, 并有利于身心健康发展的一种普及性的、大众化的、本土化的、人性化的音乐教育活动。具体讲,社区音乐教育是利用社区中的公共设施例如中小学、社区学院、文化场馆、体育馆、公园等为社区居民提供以音乐为内容的社会教育。它所面对的群体是生活在社区里的居民以及在社区工作的其他人员。目前社区音乐教育课程或活动在社区教育内容中占据主要地位,包括音乐理论、审美、技巧等方面,既有职业课程也有业余课程,较为常见的是声乐、合唱、钢琴、琵琶、二胡、葫芦丝演奏等。

  社区教育相对于学校教育属于非正规教育,居民一般通过两种渠道或方式获得教育:一是参与社区教育机构有计划、有组织、有形式的学习活动;二是在社区中的非教育系统,居民通过参与社区活动,包括政治、经济、文化、社会、体育、民俗、家庭和集体生活等类型的活动,主要集中在文化和娱乐等内容,对社区居民产生的潜移默化的教育影响,正所谓“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社区音乐教育也是如此。我们认为,社区居民参加社区学校、社会团体组织的有教学计划、有管理组织的各类声乐、器乐知识和技能学习,是社区音乐教育的范畴;居民参与有组织的或群众自发的各类音乐艺术活动,广义上也是一种教育。

  社区音乐教育具有办学主体多元性、开放性和互动性的特征,其核心是开放性。所谓开放性,即社区音乐教育是面向所有社会成员的,对象开放,资源开放,教学过程开放,学习效果开放等,人人都有享受、欣赏、创造音乐的权利。关于社区音乐教育的功能和作用,学者们一般概括为,社区音乐教育具有教化作用、休闲娱乐作用、经济作用和对居民的精神凝聚作用,对解决社会老龄问题具有现实意义;社区音乐教育还能够促进社区美育健康发展,提高社区教育的参与程度,提高社区居民的素质,提高社区居民的归属感,全面推动社区文化的建设和发展。

  除此之外,我们认为社区音乐教育在构建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教育体系、提升社区治理能力、助推我国教育治理能力现代化等方面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二、我国社区音乐教育现状分析

  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包括音乐活动在内的群众文化活动受到国家各级政府的大力支持。各市、区、县级的文化馆、少年宫等机构都为社区音乐活动提供了师资和活动场所。随着我国经济的迅速发展,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人口素质的逐年提高,人们从对物质的追求逐步向精神文明、文化提升的追求方向发展,在遍布全国各城乡的街道、社区、企事业单位都在组织开展各种类型的音乐教育活动。特别是随着数十年社区教育的发展,包括各级各类老年大学的成立,社区音乐活动开展得如火如荼,社区音乐教育更是获得长足的进步,社区音乐教育出现了蓬勃发展的态势。在城市社区的各个角落,社区大学开设了种类繁多的音乐课程;各类艺术培训学校、音乐培训中心以及琴行等音乐教育机构不断涌现;有各类组织在剧场、大型商场、活动广场举办的大型歌舞展演活动;有中老年人为主在社区广场、绿地、公园等场所自发组织开展的各类群众性歌舞活动或者戏曲活动,从不同层次满足了人们对文化生活的高度关注和精神追求。但是,由于我国社区音乐教育起步晚、缺乏理论指导和实践支持,面临着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

  (一)组织性、持续性弱

  目前我国社区音乐教育处在由自发性的音乐活动向有组织的教育活动的过渡时期。社区音乐活动大多是中老年人为健身娱乐而开展的群体活动,而系统的音乐教学只在部分老年大学、社区学院、社区学校开展。社区音乐活动一般由社区内热心公益人士为带头人,参加主体多为中老年人,教授简单的音乐知识,组建合唱团队,参与者相对来去自由。个别社区管理者或物业公司能为他们提供较好的场地和设备,以及组织参加演出、比赛。但是多数此类社区音乐活动仅限于自娱自乐,没有得到各级政府管理部门、社区管理者的重视与支持,这就造成社区音乐活动很难有较完备和严密的组织性以及持续性。

  (二)开放性、公益性不充分

  目前社会音乐教育机构繁多,包括文化事业机构、各类社区音乐教育组织、私人设立的艺术类培训机构、各类艺术高校与舞蹈团社区合作设立的艺术培训机构以及民间音乐团体等。其中不同层次的艺术培训中心、音乐工作室、私人琴行等机构,业务开展灵活、便利,占据了一定的音乐教育市场份额。但是,社区音乐教育的最终目的应该是为社会服务,为社区服务,为全体百姓文化生活服务,必须体现平民化和普惠性,而商业类音乐教育机构以盈利为目的,很难具备社会服务功能,很难体现教育公平。他们的对象多为中小学生和幼儿,且以技能型课程为主,例如,钢琴、声乐、舞蹈等,形式单一,无法实现社区音乐教育为社区服务的宗旨,当然也就得不到绝大多数社区居民的理解与参与。所以,社区音乐教育呼唤更多公立的参与主体出现,并成为主导力量。社区大学(学院)便有了用武之地。

  (三)师资队伍不足

  社区音乐教育人力资源有待进一步挖掘。根据我们的调研,上海、武汉、沈阳、宁波等城市社区老年大学音乐教育课程占到一半左右,而且占比呈现扩大趋势,专职教师和兼职队伍严重不足。这对师资和管理团队的数量和质量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社区居民自发组织的音乐活动,总体上较为松散,缺乏统一的、系统的教学内容。社区不具备专门从事社区音乐教学的稳定师资,也缺乏能有效组织社区音乐教育活动的管理型人才。活跃在社区音乐教育一线的老师大部分为社区教育志愿者。他们有的是曾经从事音乐工作的业内人士,退休之后继续发挥余热;有的是音乐爱好者,在长期的生活中积累了一些相关的经验。虽然他们都不乏社区音乐教育的热情,但都不可避免存在在社区教授音乐知识的系统性、专业教学技能不足等缺点。社区音乐教育师资队伍建设急需规范。

  (四)社区音乐教育基地及配套设施欠缺

  社区音乐教育的顺利开展离不开相应的基地和配套设施,包括教室、音乐厅、排练厅等场地以及现代化的教学设备等。总体而言,各地社区音乐教育基地及配套设施极不完善,也极不平衡。一般在发达地区具备相应的音乐厅、剧院、排练厅等配套设施。中西部地区的社区很难利用现代化、信息化的音乐教学设备。社区居民大多在公园、广场空地上开展社区音乐活动,随机性强。活动的内容和形式也比较单一,主要是合唱、广场舞等公共活动,教育教学的内容很少,参与者多为中老年人,没有受到各个年龄层的关注和欢迎。

  (五)政府支持力度不够

  社区音乐教育是社会教育的重要表现形式。社会教育属于大教育范畴,必须由政府主导、多个部门协同治理的管理体制做支撑。政府是社区音乐文化建设的主导者。但很多地方政府对社区音乐教育重视度不足,态度消极,缺乏应有的责任和担当,表现在:对社区音乐教育上的投入不够;对社区音乐教育活动没有规范的管理和长远的规划;没有专项资金支持;宣传力度不足。

  三、社区音乐教育发展路径

  (一)政府主导,多元参与

  1.推动形成政府主导、多元主体参与的协同治理的管理体制,是社区音乐教育健康可持续发展的核心保障。

  社区音乐教育是美育教育活动,属于公益性、开放式大众化教育,最贴近百姓生活,具有最广泛的群众基础。广泛开展社区音乐教育,让百姓身心愉悦,提升其幸福指数。同时社区音乐教育也是培育居民的参与意识和公民意识的重要途径,有助于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实现个人意识形态与国家意识形态同构。所以政府部门必须高度重视社区音乐教育。社区音乐教育发展需要在政府统筹下,各职能部门、社区教育机构、社会组织、企事业单位和个人等多元主体共同参与。政府要在资金、场地等基础办学条件上给予积极支持,同时出台相关政策和制度,引导和鼓励音乐院校、协会、居民自治组织和民非组织主动参与社区音乐教育,形成强有力的支持、保障体系。各教育主体在党和政府部门主导下,自主开展活动,共同促进社区音乐教育的发展。

  2. 社会组织是推动基层社区音乐教育发展的重要支撑。

  社会组织可以为居民提供丰富多彩的社区音乐教育活动,以满足居民艺术学习和提高综合素质的需求。另一方面,社会组织参与社区音乐教育还可以解决或缓解专业师资缺乏、场地不足、经费紧张、学习内容单调、活动方式呆板等诸多难题。

  比如:宁波“余音慧馆”是一个集音乐、文化、交流于一体的社会组织。活动方式包括教育问题咨询与辅导、音乐课程指导(声乐、器乐)、音乐文化活动交流、音乐讲座、音乐观摩、成立音乐社团等形式,鼓励社区群众积极参与音乐活动,培养学员健康的心理和审美品位,通过音乐教育活动的影响,有效开发个体潜能,升华精神境界,净化人的心灵,提高生命质量。该组织致力于推广和传播“以音乐审美教育为核心,音乐属于每一个人”的教育理念,历经八年时间,共与宁波城区街道、社区、中小学、幼儿园、社会企业等30多家单位合作,开展社区音乐教育研究工作,成立了30余支社团组织;每年定期在宁波音乐厅或剧院举办夏季音乐会、新年音乐会;不定期提供家庭教育和音乐教育方面的公益课程讲座,宁波市服务受益人群超过3000多个家庭,教学效果显著。

  3. 鼓励高校参与社区音乐教育。

  引入高校资源在社区开办音乐教育培训,对社区、对高校自身无疑是双赢的合作模式。首先,高校开办社区音乐培训具备良好的可操作性。在新建的商品房小区中都有为社区留出的办公场所和社区活动场所,高校与社区可协商解决办学场地的问题,并且高校有一定的实践活动经费能投入办学。其次,高校师生也可为社区音乐教育办学提供优质的教学资源,派专业音乐教师为社区居民上课、开展音乐教育讲座,提升社区音乐教育教学质量。第三,高校可利用社区音乐教育场所指导大学生的实践教学,引导学生参加社区音乐教育活动,为大学生上教学示范课、辅导学生排练、组织教学音乐会等,根据学生的表现给出相应成绩,计入学分。通过长期持续的教学实践,高校学生将大大提高自己的教学水平、组织协调能力以及日后的就业竞争力,也为高校树立良好的口碑打下基础。

  比如:沈阳音乐学院创建了沈音莱茵河社区艺术培训中心。沈阳音乐学院的师生通过艺术培训中心获得了不可多得的艺术实践平台。沈阳市大东区莱茵河畔社区的居民也从培训中心获得了丰富的艺术培训、艺术辅导和艺术教育机会。根据沈阳音乐学院的计划,该校在沈阳建立30个,辽宁省内建立50个,东北境内建立100个这样的社区艺术培训连锁机构。艺术培训中心的建立,为社区居民了解学习艺术文化提供了便捷的服务,也为高校的毕业生提供了更多的就业岗位,在高校与社区之间形成了一种双赢的合作共建关系。

  (二)发挥社区大学主体作用

  我国基本建立了遍布城乡的五级社区教育办学体系,即省级指导服务中心——市级社区大学——区(县)级社区学院——街(镇)社区学校和居(村)学习点。以社区大学(学院)为依托开展社区音乐教育应成为我国开展社区音乐教育的主要模式,社区大学(学院)成为主导力量。

  从沈阳的实践看,在政府领导和统筹下,依托沈阳广播电视大学2010年成立沈阳社区大学,在区(县)成立社区学院,办学体系覆盖了乡镇和社区。沈阳社区大学陆续开展了沈阳市“双百万”艺术惠民工程、北方合唱之都、沈阳教育局和沈阳社区大学“送课进社区”系列活动,研究和分析沈阳市社区合唱、声乐教学模式及合唱团体的学习组织模式,为社区合唱、声乐等专业的音乐教育广泛推广提供了详实的案例及数据。几个活动效果显著,2010年至2018年,沈阳市艺术惠民“双百万”工程每年培训市民1200多万人次,1633个社区建立了“艺术培训服务站”。2017、2018年统计,沈阳市“送课进社区”教学实践活动,声乐、合唱艺术培训全年累计培训9.3万人次,累计约8300学时。目前,沈阳市合唱协会登记的合唱团1343支,近20万人活跃在合唱队伍中。还有400多支热爱合唱的社区业余合唱团活跃在沈阳的各个社区中,全市总计约有1800余支合唱团队,遍布机关基层、企业学校、城市农村。

  成都市社区大学的社区音乐教育内容一直是成都社区教育中的主要组成部分,发挥广播电视大学体系的办学优势,在师资团队、资源和平台建设、模式和运行机制、组建学习型组织等方面进行了探索,并发挥了社区教育龙头作用,呈现了多元化、特色化的特征,创建了社区音乐教育在内的市民艺术教育发展模式。

  (三)量质并重,师资整合

  人才是社区开展音乐教育的基础,队伍的质量决定了社区音乐教育的质量。人才素质、专业水平,都是影响社区音乐教育质量的重要因素。高质量的音乐人才队伍可以为社区音乐教育提供充足的保障。拥有一支专兼结合、量质并重的社区音乐教育教师队伍,是发展社区音乐教育的关键。专业院校的师资、社团、志愿者组织、离退休专业人员、高水平的业余爱好者等都可以整合为社区音乐教育教师和管理人员。社区音乐教育教师不仅需要较强的专业性,而且要具备较高的组织协调能力。政府应设立社区音乐教育岗位,招聘或派遣专业人员进行管理,负责社区音乐活动,提高师资待遇、明确工作编制、给予职称评定优待政策,定期组织培训,提高工作人员专业能力、工作能力、管理能力、组织能力。

  比如:成都社区大学自2009年成立以来,作为最重要的教学资源师资力量的汇集,主要依靠的是传统渠道,即通过区市县上报的方式汇集成师资库。2017年,成都社区大学为对师资力量进行更加有效的管理分配,将22个区市县数据汇集成为《成都市社区教育师资汇总表》,共汇集区市县823名社区教育专兼职教师,其中音乐教育相关教师占比35.6%。同时,为拓宽师资来源,增强师资竞争力,提升师资活跃度,同时为从事社区教育的老师提供展示平台,自2014年以来,成都社区大学先后举办了四届“能者为师——寻找社区好教师”大赛活动,大赛覆盖22个区市县,从大赛中挑选优秀教师。截止到2018年,通过大赛遴选出优秀教师264人,他们来自于各行各业,用自己的特长感染和帮助学员们丰富自己的人生。其中,与音乐相关的教师为57人,占比21.5%。

  (四)资源共享,搭建平台

  1.建立共享机制

  建立共享机制是加快社区音乐教育发展的重要措施。资源共享、场地共享、设备共享、人才共享,是共享机制的主要内容,即有效利用普通中小学和高校的设施及师资;社区内的图书馆、文化馆、社区广场等场所与设备;联合社区内的企事业单位、利用企事业单位的文化活动场地和文艺工作者的人力资源等。

  如:北京市西城区金融街社区学校 2005年成立后,就提出了“融古、融今、融国际”,2014年进一步深化提升为“融资源、融文化、融服务”。融资源即融合金融街的国际金融文化资源、属地政府资源、中小名校资源、王府建筑资源和音乐学院资源。融文化即融歌、乐、舞三位一体的社区音乐教育模式;融服务即融老、中、青、少、幼五个年龄段,全年龄段覆盖年龄梯次相互衔接。

  沈阳社区大学在实施“双百万”艺术惠民工程中,充分发挥沈城文化资源、教育资源共享的优势,整合全市各类文化艺术资源,将东北大学、辽宁大学、沈阳大学、鲁迅美术学院、沈阳音乐学院、沈阳师范大学、沈阳广播电视大学等七所高校的优秀艺术文化课程面向广大市民进行专业化、系统化、全覆盖的免费艺术培训。

  沈阳市在大型商场、书店等开设设立音乐广场、钢琴广场,定期开展音乐沙龙、钢琴表演、音乐教育,让市民近距离接触音乐、感受音乐,聆听大师的教诲,享受音乐带来的欢乐。2017年8月17日,全球首个以个人名字命名的、以钢琴演奏为主题的钢琴广场—郎朗钢琴广场举行了揭幕仪式,首演吸引了2万余人参与,世界顶尖钢琴演奏家、国际赛事获奖者、国内外艺术院校的师生陆续登场,郎朗钢琴广场成为名家名曲荟萃的殿堂,市民游客欣赏高雅艺术的公共文化景观。演出形式也从单纯的演奏会逐渐丰富起来,变成了与乐理知识普及、音乐知识讲座等相结合的综合分享会,在陶冶情操的同时也大大提升了听众的音乐素养。

  2. 利用新兴媒体

  充分发挥互联网的优势,建立社区音乐教育平台,集合优秀资源,开展线上线下相结合、双向互动的各种知识竞赛、歌唱大赛等音乐活动形成居民个人和集体学习、展示本土和区域文化的音乐艺术平台。社区音乐教育还应该充分利用微博、微信、虚拟社区等新兴媒体,进行音乐教育资讯发送、音乐教育文章和视频分享,进行音乐教学、音乐示范和音乐互动。

  如成都社区大学市民艺术教育网站,与市民终身学习网链接,基于现代远程开放教育和“互联网+社区学习”模式,实施线上与线下相结合的非学历培训教育,拓展社区艺术教育合作项目,服务全市音乐爱好者,传播天府文化,讲述本土故事。同时,还以网络平台为支撑,提供各种公益活动讲座和教育培训咨询、丰富的在线课程资源等服务全成都市民。网站旨在打造以培养市民的艺术兴趣,提升市民艺术技能水平,发展市民艺术教育为核心,实现以公益推广、教学成果展示、理论传播为基础的,弘扬成都本土音乐艺术以及天府非遗文化精髓的互联网交互平台。

  沈阳市社区大学开展“沈阳市社区居民系列大赛”和课程教学均借助 “沈阳终身学习网”平台,线上线下互动,增强了居民的参与意识,效果良好。沈阳“终身学习网”是对市民开放的网络社区教育平台,目前开设音乐课程有声乐、古筝、钢琴、二胡演奏等多个网络课程,音乐类课程深受市民喜爱。市民通过登录网络社区学习平台,可以对选定教材进行学习,并参加网络考试,学员也可以通过论坛与老师和同学进行交互学习。最具特点的是该社区的主页上没有考试成绩的排序,代之以选修学分的排序,极大地提高了网络社区学员学习的积极性。

  音乐学院、音乐教育机构等有着丰富的音乐会、讲座、采风等音像资料,广播电视大学拥有现代教育技术和设施,还拥有建设网络精品课程的基础与经验,共同开发建设社区音乐教育网络平台,让更多的社区群众,特别是中青年人能参与到社区音乐教育活动中来,从而也将为我们的社区音乐教育实习基地奠定更为广泛的群众基础,让社区音乐教育实践基地能够稳定、持续地发展下去。

  (五) 丰富形式,服务全民

  社区音乐教育是面向社会所有成员的教育,社区音乐教育是人们终身教育的组成部分;每个人都有参与、创造和享受音乐的权利;社区居民是社区音乐的参与主体。社区居民的主动性、创造性是影响社区音乐发展的关键因素。激发社区居民的主动性、创造性,鼓励居民积极参与社区音乐活动,是加快我国社区音乐发展的重要途径。社区音乐活动由多种音乐活动组成,没有任何参与主体限制,年龄、职业、性别、种族,都无法限制参与主体参与社区音乐活动。广场舞、秧歌队、合唱团、管弦乐队、戏曲演奏、即兴表演、民乐队等,都是社区音乐活动的常见表现形式。社区音乐活动面向大众,不能局限在某一种音乐活动、一种教育方式。需要社区音乐教育工作者运用多种手段、途径进行音乐教育活动。根据自愿自发原则,老人、孩童、年轻人,都可以参加社区音乐活动,学龄前儿童通过音乐启蒙教育, 让儿童喜欢音乐、爱音乐,培养儿童的兴趣,启智传情;青少年可进行小型的音乐剧排练、合唱、合奏等音乐活动,达到寓教于乐的目的;中青年可定期举行音乐论坛;老年人可定期排练合唱,与邻近的社区联谊比赛,保持老年人的学习热情。

  综上所述,社区音乐教育以其独有的多重功能、独有的运作方式,吸引社区广大民众踊跃参与,成为服务居民终身学习、提升综合素质的有效手段;社区音乐教育与现代社会生活融为一体,成为促进社区和谐、提升社区治理水平的重要桥梁和纽带。大力发展社区音乐教育意义重大而深远。

  *该文系国家开放大学“十三五”规划重点课题“社区音乐教育服务全民终身学习实践研究”(课题批准号G17009S)阶段成果

【参考文献】

  1.宋艳玲、马达;社区音乐教育的理论与实践研究[J].艺术研究;2008(3)

  2.王丽;社区音乐教育的调查与研究[J].北方音乐;2019(8)

  3.张伟芳;城市社区音乐教育发展研究[J].中国成人教育;2016(23)

  4赵婷;关于高校创建社区音乐教育实习基地的思考[J]. 文艺生活旬刊;2013 (8)

【作者简介】

  周延军  教育部社区教育研究培训中心原常务副主任

  李慧勤  国家开放大学教育部社区教育研究培训中心

  巩志芳  国家开放大学中专教学部

  陈   靖  沈阳社区大学终身教育研究院



最新信息
版权所有: 享学网 - 中国社区教育信息平台  内容管理:杭州市下城区社区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