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高级中学附属启正中学
用 户 登 录
帐 号:
     
杭州启正中学欢迎您! 现在是: 2017年6月23日 星期五 下午 14:06:57
详细信息当前位置:主页 > 教学时空 > 教师风采

“幸福悦读”鸣锣收兵 花落谁家已见分晓——杭州启正中学第...

发布人:    发布时间:2015-09-24 09:02:26

        为丰富教师思想内涵,提升自身修养,鼓励教师多读书、多写作,进一步营造书香校园氛围,为新课程改革服务。2015年暑假,启正中学开展了第十三届“幸福悦读”教师有奖读书征文活动。本次比赛共收到20多篇文质兼美、意蕴深刻的读书体会,经过评委的认真评选,现将获奖名单公布如下:
一等奖 今天怎样管学生—西方优秀教师的教育艺术》读后感    王 健

漫谈《世界传播与文化霸权》                         俞航君

二等奖:《面朝“教室”,春暖花开》                           水 轩

《让“累”变得更有价值》                            骆 金

读《菊与刀》有感之论中日关系                         胡青山

《习惯改变命运》读后感                               吴小美

三等奖:《囫囵哲学史,深谙其精髓》                          俞柳英

《创造适合学生的教育》读后感                         叶洁琼

《优秀是一套心智模式》                               施 艳

《慢下来,静下来》                                   金丽敏

滚蛋吧!肿瘤君》有感                               吴晓秋

《我们怎样思维》读后感                               徐亮芳

《如何做最好的教师》读后感                           胡智军

 

附:一等奖获奖文章

                            (一)

今天怎样管学生—西方优秀教师的教育艺术》读后感

                      

     暑期接到当新初一班主任的任务,感觉到亚历山大,面对一批对初中生活充满想象的可爱的同学们,我该如何与他们沟通与交流呢?看了《今天怎样管学生——西方优秀教师的教育艺术》一书,对于教育学生又有了一定程度的提高!作为老师的我们,怎样管学生,值得深思,而《今天怎样管学生——西方优秀教师的教育艺术》这本书,就告诉了我们答案。

这是一本关于技巧、方法和策略的书,更是被教师誉为“处理学生问题的工具箱”。 书中从纪律管理、学生激励机制、师生互动与沟通、班会和日常班级活动、教师与家长沟通和家校合作、家长会、家庭作业管理这七个方面详细的介绍了相关的教育技巧与策略,也因此让老师们从中找到了自己用得上的方法,给了老师们莫大的帮助。

一、纪律管理的普遍原则

1、要有一个好的开始

   在教师接手一个班的开始一段时间,学生为了给教师留下好的第一印象,通常会表现得比较规矩,这是师生之间的“蜜月期”。但好景不长,很快就会进入学生的“试探期”,学生想探明教师的底细,即教师对他们的容忍度。在这个时候,教师应该及时给全班学生定下基本的课堂规矩。

2、掌握学校政策

   在教室第一次接触学生之前,应该熟悉学校有关学生行为规则和纪律处理的规定。教室应该明确知道,在纪律问题上,学校对教师和学生各有什么要求。

 3、建章立制

    及早为学生制定一套指导他们课堂行为的规则。和学生讨论这些规则背后的道理,确保他们对之真正的理解,并认识到每条规则的必要性。规则不能太长,通常涉及集中注意力、尊重他人、保持安静、带齐学习用具、完成家庭作业等。

 4、为教学做好充分的准备

  前两周一定要为教学做好充分的准备。一开始就要让学生感到,这位教师是有底气和章法的,且对他们完成教学任务的能力充满了信心。

 5、学会叫学生的名字

    尽快学会叫学生的名字,这会拉近教师和学生的距离,同时也更有利于维持课堂纪律。比如,点名叫学生不说话,就比泛泛地叫大家安静下来更管用。

 6、说一不二

     一个教师说一不二能够给学生提供一个有安全感和确定感的环境,同时也不妨碍他跟学生友好相处。很多教师的经验是,先紧后松容易,先松后紧难。

二、教师怎么面对学生的几个阶段

    学生在适应新环境前由以下四个阶段:第一阶段:力量对抗阶段;第二阶段:奖惩依赖阶段; 第三阶段:取悦他人阶段;第四阶段:自律自觉阶段。

教师应该意识到,我们所有人在成长的过程中都要经历这几个阶段。因此,你首先要确定学生处在哪个阶段,然后帮助他进入下一个阶段。无论是家长还是教师,最不该犯的错误,同时也是最容易犯的错误,是对孩子的越级要求。比如,对处于第一阶段的任性的孩子,要求他们有自控能力,这犹如一步登天,是不可能实现的任务。但如果你把第二个阶段作为目标,用奖惩的方式来对待他们,效果就会明显得多。

教师还要意识到,由于诸多原因,学生时不时地出现倒退也是有可能的。当你发现学生出现倒退时,一定要为他找原因,跟他谈心,并密切观察。学会自律,就像学习其他本领一样,学生不会一开始就上路,需要教师帮助他们重新爬起来。如果学生还没有做好进入第三或者第四阶段的准备,你就需要在第二阶段多花一些时间。无论哪一科的教师,教的并不是哪一门学问,而是学生。因此,都需要高度重视学生的纪律问题。

三、中学纪律管理要点

看了这本书,我觉得以后在教育教学过程中,要注意一些问题。

1.为了教学,你必须控制好课堂。但这并不意味着你要成为一名独裁者。

2.为了获得学生的尊重,首先你要尊重他们。但这并不意味着你能够在课堂上接受不良行为和言论,也不意味着不可以让学生为自己的言行承担后果。

3.为了使课堂有纪律,就必须使违规行为受到惩罚。但这并不意味着一定要实施严厉的惩罚。严厉的惩罚并没有多大帮助,除了培养仇恨。惩罚应该适合违规者。

4. 为了成为教室里的权威人物,你需要给自己画一条不可逾越的边界。这是否意味着你不能成为学生的朋友?不是的。这意味着如果师生之间的友谊成为了教育的障碍,你就逾越了边界。比方说,如果你跟部分学生的友谊被其他学生视为偏爱、偏袒,那就会影响你和学生的关系。

5.不要威胁学生。一个充满积极氛围的课堂,要比一个消极情绪的课堂更有活力。

6.如果你在气头上维持纪律,你的判断会出现失误。学会在问题面前保持冷静。这对你来说是一个更健康的方式,而你的学生会学习你的问题解决方式。不要把学生的话当真,这个阶段的学生很可能昨天恨你,明天就爱你。这是他们这个年龄的标志,而不是对教师的全部评价。

四、教师要有大爱

     我们不要求教师为学生忘我奉献,只能要求每一位教师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同理,我们不希望教师真正去“爱”每一个学生,只能要求教师公证地为每一个学生提供帮助,我们不希望教师去跟学生做朋友,但要求教师在任何情况下都以积极态度面对每一个学生。所以,我不能歧视放弃任何一个学生,如果学生犯了弥天大错,我要心平气和,我要“帮助”,而非“批评”学生.

如果教师在面对学生时心中有一个清晰,明确且坚定的专业态度,那么,他在考虑具体问题的处理方式时便不会迷失方向。他将不再恶狠狠地训斥那些调皮捣蛋的学生,将不会再对那些没听懂的学生不耐烦,将不会再当着众多的学生的面去和顶嘴的学生争辩,将不会再让犯了错或成绩差的学生的家长难堪”。 所以,教师要摆正自己的态度。教师该对学生持什么样的专业态度呢?

我们的工作是站在生命的高度育人,从而润泽生命。没有气急败坏,只有心平气和;没有训斥,却有尊重,或许,这就是专业态度。由此联想到我的教育。工作了将近10个年头,我顿悟:态度摆正了,学生对老师的惧怕或许会少一些,对学习的兴趣就会浓一些;家长对教师的意见就会少一些,对教师的理解就会多一些;同学对后进生的歧视就会少一些,后进生们的信心就会多一些。

注:书名今天怎样管学生——西方优秀教师的教育艺术》

者:李茂

出版社: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二)

漫谈《世界传播与文化霸权》

俞航

我们送给美国的标签是“霸权主义‘强权政治”,美国凭借二战后的政治、经济优势迅速攀至“世界霸主”的宝座,名不正言不顺地试图在全球范围内建立“单核国家”。不可否认的是美国确实具备强大的政治实力和经济基础,它也牢牢抓住自己的优势,在和平年代不断通过各种方式向全世界炫耀着实力,将“霸权主义”从政治渗透到经济领域,典型的诸如WTO、APEC、NAFTA等组织的成立。经济的全球化约等于美国经济霸权的蔓延。美国在全球有没有影响力?答案是肯定的,“美国的声音”无时、无处不在“指点江山”,这点不容置喙。所谓“何厌有之”,美国俨然成了永不满足的饿狼,它需要的绝不只是停滞在政治与经济的层面。作为国家综合实力三驾马车之一的文化随着第三次科技革命的到来,其重要性被不断凸显。作为历史仅二百余年的,文化又非本土化存在的美利坚民族,企图实行“文化霸权”在理论上是行不通的,但科学技术,尤其是传播手段飞速崛起、发展为不可能提供了可能,并且是极大的可能。美国推行的“霸权主义”由此进入了政治、经济、文化三个领域。在竞争越演愈烈的今天,文化的重要性被拔至一个全新的高度,产生的负面影响是“文化”被“全球化”绑架,成为恶性主宰民族、地方文化的工具。美国的远不如中华文化的“浅文化”竟能在全球产生远大于中华文化的影响力,世界传播成为主导因素,而这传播基于传播能力的日益增强。

美国文化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已不可忽视,马特拉曾亲见迪斯尼文化大量入侵智利,这与好莱坞文化入侵中国如出一辙。反过来思考,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却远不及美国文化的影响力,何哉?一是接受群体的辨识力,二是传播的智慧差异。辨识能力这东西很玄乎,因为民族存在天然的差异,无论是语言还是思想或者思考逻辑都存在不同,即便是同一民族,在不同时代辨识能力自然也大相径庭,最简单的例子就是我们这一代人接受新事物的能力远大于清朝末年,不然慈禧奶奶也不会被汽车唬得不行。我们在谈及汉文化的影响与传播的时候最喜欢举的例子就是汉文化对朝鲜和日本的影响以及当今孔子学校的存在。奇妙的是我们在高谈自己文化优越性的时候往往只是把它放在理论的角度而言,这算哪门子重视?也难怪韩国可以肆无忌惮地宣称端午是他们的节日。KFC在中国的成功并不是这款食品有多么可口(比起中餐而言实在难以咀嚼),而是世界传播在饮食文化中的成功运用。相反我们沾沾自喜的中餐在国外大受欢迎却是中餐本身也就是最原始的饮食文化的胜利。国人在崇洋媚外和反对崇洋媚外的论战中关注的核心问题是外来文化是否优秀而忽视了自身文化的建设与传播,这才是蛀根的关键。

 

这两年流行一部名叫《来自星星的你》的韩剧,在年轻人中尤其是女性群体中沈受欢迎。韩剧年年有,这部剧在国内空前流行的原因其实很值得思考。窃以为是两点,一是内核文化的相似性:王岐山曾将其说成是韩剧内核是儒家文化,我觉得很有道理。韩国与汉文化的渊源大家都知道,这也决定了韩国文化终究是很难逃开汉文化的影响的,无论在外型上如何进行韩国化的包装,在内质上或多或少都带着很文化的影子,《来自星星的你》只不过是影子比较明显而已。我自身并不追韩剧,相反还略带有“愤青”式的排斥感,但这并无碍于我对以韩剧为典型的韩国文化在中国流行的原因的理性思考。年轻人谈及韩国文化不外乎韩剧、明星以及涉及到的哈韩风格的服饰文化和泡菜的饮食文化。我不禁想问,韩国文化起于汉文化,为何在数百年后的今天大有“反噬”的趋势?我们在骄傲韩国文化是汉文化的“子孙”的时候是否会忧虑将来的某一天是非黑白会颠倒到难以反转的程度?这绝不是杞人忧天。另一点是传播手段的发展:中国引进的第一部韩剧是《爱情是什么》,大概是在九几年的时候,据说是挺红的,我倒觉得也不会怎么红,因为要知道九十年代不用说是网络了,连电视都很难做到普及,我五岁大的时候小区里都没几户人家配得起电视机,谈什么资本围观韩剧?而在今天,电视早已更新换代不知多少次了,随着互联网的飞速发展,看剧、追剧显得简单迅速。以往大陆能引进的外国剧基本都是通过严格审查,符合“党和国家要求”的剧,即便不精彩也不至于滥竽充数教坏国民。而随着信息技术发展下网络平台的便捷化和传播手段的多样化,我们只要想看剧,只需要动动鼠标,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均能观看,并且选择面广,虽有鱼龙混珠之嫌,但毕竟主导权在观众手里而不是在广电总局手里。一开始我并不知道租金流行着那么一部韩剧,很多同我一样不热衷甚至反感韩剧之人都不会主动去了解时下的热播韩剧,我们这拨人是真正意义上的“被了解”,是传播的力量造成的被动接受。试想,学校里女同学们津津乐道,打开网页头版头条,刷个微博还满屏幕“都叫兽”,所谓耳濡目染,能不信息接受吗?

信息传递愈加迅捷的今天,世界传播带来了信息交汇质的变化,传播内容的把关难度越来越大,大国对小国的带有“政治目的”的传播通常会对它进行道德包装,马特拉在一次研讨会上是这样讲的:“他们深入到印第安人的中心地带,打的口号是‘传播的权利’,就是‘人权’,当然也就是‘交换的权利’”。20世纪以来,我们越来越发现,传播的发展更多的是与技术、网络等结合在一起,这为“文化霸权”提供了所有的可能性。

 

作为传播的三个支撑点之一,传播,首先是为了用来进行战争的。想到将传播与战争联系在一起,我脑海中最先浮现的是小时候常听的故事——《烽火戏诸侯》,点狼烟以传递战事信息似乎是最为古老的传播之一了吧。这种只可意会的传播方式也是造成幽王笑话的原因之一,因为没有人会觉得如果那时后存在手机之类的还会闹出这样的荒唐之事。传播的发展伴随着战争的发展,包括战争年代、战争方式和战争装备的更新换代。马背上的军事生涯离不开飞鸽传书和驿站快马,所谓的马跑多块、鸽子飞多快,信息就能传多快。19世纪以来,技术网络的崛起带来了传播工具和传播方式的变化,但无论是电报、邮局还是铁路、秒表都是为了适应现代战争而形成的产物。据说德意志帝国的铁路网络模式不仅是所有铁路都是从柏林出发形成的辐射状,而且铁路线路的同心状系统贯穿整个帝国,以便在战争期间铁路被切断时仍然能维持大城市之间的联系。

马特拉似乎很重视战争与传播的关系,他一直在强调:远距离的传播技术的发明一开始就源于军事需求。以20世界的一战、二战为主的19世纪以来,现代传播的制度和实践与战争密切相连。马特拉的这句话容易让人记住,即“和军事的现场行动相比,政治战、经济战和意识形态战也是决定性的。”一战时美国加入了协约国,带来的最大影响并不是所投入的兵力对联盟国构成了多大威胁,而是美国背后的经济实力,这与二战美国起到的最大作用是一样的,当然二战时的美国政治站、经济战和军事站都很出色。美国能为盟军提供的经济是德国所耗不起的,一旦僵持陷入持久战,德国是注定要失败的,这就是经济战对战事的巨大影响力。而意识形态战也可以通俗地被称呼为“心理战”,也就是传播带来的舆论力量,产生之初就充满意料之外的“魔力”,并且日益受到重视。1918年的《伦敦时报》曾登出过一条消息:“一个好的宣传政策可能会节省一年的战争。这意味着会节省上千万英镑,无疑还有上百万人的性命。”有时候我们不得不惊恐于传播力量的强大,它会强大到制造人为的恐怖而不为接受者所正确认识,比如希特勒极富个人魅力的“欺骗式宣传”,带给德国民众膨胀的畸形复仇心理之外,也造成了人类历史上最为惨烈的战争。与之相反,罗斯福惯用的“炉边谈话”却带来了良好的受益。今天谈及“国际传播”很难联想到战争,而在当时这个词是一种战斗话语。

讲到“意识形态战”我不可避免地要想到我国的黑色历史,那段我外公也曾参与过的有关红卫兵和高帽子的岁月。“文革”可以被定义为是一场人为的恐怖,这并不过分反而很贴切。“文革”之前的“大跃进”时期,宣传的力量就得以显现,各种口号震天响,宣传标语贴得到处都是,激起全民“热情”,投身到“共产主义事业”中,而气候“文革”十年间的大字报满天飞,批斗只要一句话,管你是不是真的,该批的批,该斗的斗,不然都对不起手里的红本子。就是这样一出后人看来荒诞的闹剧在当时被宣传到阶级斗争的高度,男女老少巴不得当国家大事对待。我外公回忆起来就是一句话:跟风。如果说“流芳千古”是传播所致,那么“遗臭万年”亦是如此。